巴菲特说过一句话:一个杰出的企业可以预计到将来可能会发生什么。但是,它不一定会知道这个事何时会发生。
我们在今天这个非常具体的疫情的冲击之下,如果你感觉到很茫然和困惑,不知道未来会怎样,不妨跟随外交学院世界政治研究中心主任,《枢纽》《溢出》作者、政治经济学者施展的脚步,一起穿越到未来的一年之后,看一看究竟会怎样。


Alt text

中国,会发生什么?


在过去的这一年,中国的服务业和制造业哀鸿遍野,有很多中小企业全都倒闭了。


但是,即便这些企业倒闭了,那些市场需求、生产设备和技术人员仍然存在,可以被那些能够熬下来的企业接管和吸收,使它们长得更加强壮。


因此,想对中小企业说,你要做的是想方设法熬下去,让自己成为能够吸收别人养料的那个。


Alt text

所以站在一年后的今天,回看过去这一年,可以说中国的社会、经济在过去一年里出现了大规模的洗牌。


关于中国制造业,这些年不少人都再说中国失去了“世界工厂”的地位,但是,无论是此前的中美贸易摩擦,还是这次的疫情,中国的制造业并没有发生实质性的转移。


原因就在于中国有着独特的巨大优势。(这个下文会分析)


中美贸易摩擦以来,外部世界有很多预测,说越南有可能成为下一个世界工厂。


在2019年的夏天,为了能够更好的回答这个问题,我和团队到越南做了深入的调研,想要看一下这种所谓的制造业转移究竟是怎样一个逻辑,它究竟对于越南意味着什么,对于中国又意味着什么,对于中国的制造业会带来什么影响。


为什么是越南?


首先,越南的人口规模不小,2018年的数据是9600万,并且增长速度很快,人口结构很年轻,劳动力成本也低,大概只有不到中国的三分之一。


再者,越南的对外贸易条件很优厚,越南跟美国之间是一种自由贸易的状态,跟欧洲也签订了一系列条约,几乎是零关税的状态。再加上越南是属于儒家文化圈,是积极入世的状态。


Alt text

最后,越南从政治体制上是强政府。强政府有好有坏,但仅从制造业这个角度而言,强政府的存在这是一个加分项。


2019年10月2号三星公司把在中国大陆的最后一家手机工厂,在广东惠州转移到了越南。


于是很多人悲叹,说这意味着中国手机业快不行了,你看,连三星都走了。


但在越南调查后,得出了不一样的结论——其实这不是手机产业全都迁走了,只不过是手机生产当中的某个环节迁走了。


这个环节迁走之后,它在生产上游对中国仍然有很强的依赖度。


这是什么概念呢?


30年前,全世界绝大部分产品都是在单个国家内部完成生产的,而在今天,绝大部分产品都是横跨多个国家完成生产的。


也就是说实际上一个复杂产品在生产过程中,已经被拆解为多道工序,且多道工序分布在不同的工厂里面,而这些工厂可能分布在不同的国家当中。


还有一个很有意思的新闻:2019年10月,三星虽然宣布关闭自己在中国大陆最后一家手机工厂,但随后,三星总部发布了一条消息,说在2020年规划要把三星手机的20%—30%的手机产能交给ODM来生产。


什么是ODM?这个仅仅是完成生产,同时还跟发包商一块完成设计。也就是说,产品里面一半的设计是由代工厂跟发包商共同完成的,这个叫做ODM。


就ODM而言,中国是有压倒性优势的。所以三星规划在2020年要有20%—30%的手机产能要交给ODM厂,也就是说绝大部分都会转移回到中国大陆。


Alt text

从高技术环节的到低技术产业,有了这两个案例就能发现所谓的中国制造业向越南的转移似乎和我们想象的样子不同。


接下来再看看越南的一些具体数据,我们会发现更多有意思的、值得深入探讨的东西。


越南在2018年的GDP是2425亿美元。这放在中国是一个什么概念呢?大约相当于深圳的三分之二,苏州的90%,也就是说拿越南一个国家跟中国的城市排行的话,大概排在第八,介于苏州和成都之间的位置。


再看一下它的进出口数据。2018年,越南进出口贸易总规模达4809亿美元,外贸依存度是GDP的200%。


在4800多亿美元的进出口总额,实现的贸易顺差为65.2亿美元,如果用顺差除以进出口总额,顺差率是1.3%几,非常之小,可这已经是越南过往五年当中最高的一年了。


Alt text

基于如此之低的顺差率,我们就能知道越南目前大进大出,只能做非常初级的加工,实现的利润增值非常有限。


越南,能取代中国吗?


有人说,中国在70年代也是越南今天的样子,只能做做初级的加工,但现在的中国已经成了世界工厂了,那20年后越南能不能复制中国的这条路呢?


回答这个问题其实很简单,想成为下一个世界工厂,很重要的一点是必须得有完整的工业体系。没有完整的工业体系,肯定成不了世界工厂。


而要拥有完整的工业体系,重化工业是必不可少的。


Alt text

中国之所以能成为世界工厂,一个重要前提是中国有自己的重化工业。


那越南为什么不能建立自己的重化工业体系呢?


因为越南走的是自由市场经济,在这种体系下,外贸条件好,关税低,其他国家工厂才愿意往这里迁移。但重化工业的特点是投入高、就业低、回报时间长,发展起来需要强政府干预,集国家机器的力量不计成本投入,但这和自由市场经济是背道而驰的。


越南未来发展的可能性是什么样的?就这个问题请教了越南对外经济贸易大学经济政策研究所所长阮德成,他说越南能够发展的最佳状态就是介于中国台湾地区跟马来西亚之间的状态。并且需要跟中国的工业体系之间形成一种深度的嵌合的关系。


Alt text

通过上面的数据和案例,我们就可以得出结论了——中国的制造业向越南所谓的转移,实际上并不是转移,而是中国制造业的溢出。